首页 > 娱乐 > 正文

电视剧《浮沉》热播,原著作者引发热议

时间:2019-09-04 21:39:31        来源:

白百何王耀庆《失恋33天》后再度携手

《浮沉》是崔曼莉在天涯论坛发的一篇职场小说

电视剧《浮沉》首轮热播,已于前天结束。虽然跌宕起伏的剧情已经走向尾声,但媒体网友、观众对《浮沉》的关注依旧持续火热。《浮沉》原著作者到底是崔曼莉还是编剧鲍鲸鲸,在微博引发热议。起因是东北某日报等多家媒体在采访这个大学毕业只上过一个月班的80后编剧鲍鲸鲸后,均发表了“鲍鲸鲸23岁写《浮沉》”之类的报道,网友的热议和指责,鲍鲸鲸的沉默,让《浮沉》小说原作者崔曼莉不得不出来澄清:“玩弄语言游戏并利用宣传,把"改编作品"说"写作品",作家的文学原创,是否需要一个基本尊重。”昨日,崔曼莉赶往苏州参加活动,途经家乡南京,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小说和电视剧版《浮沉》是两回事

记者:《浮沉》电视剧上映后,作为原著作者,多家媒体要采访你,而你一直拒绝,出于怎样的考虑?

崔曼莉:我是《浮沉》小说原著作者,小说重点是文学,电视剧有电视剧自己的市场与艺术考量,在我的理解,这完全是两回事,凡由小说改编影视作品必然会有改编成功失败的争论,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我从2002年开始文学创作,到现在已经十年,这十年中我创作了中短篇小说十余万字,长篇小说四部,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写作,而不是寻求热点,包装与炒作自己,这是我为人为文的基本态度。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虽然电视剧《浮沉》是改编自我的小说,但电视剧工作是由制片方、导演、编剧、演员等众人多方合作的结果,理应多多宣传他们,作为原著作者,我应该尊重他们的劳动。

记者:近日“鲍鲸鲸23岁写《浮沉》”,如何“历尽艰难和辛苦”,靠的是“想象力”的相关报道持续不断,不少网友质疑电视剧并非改编自小说,而是编剧原创,甚至有人认定《浮沉》作者就是鲍鲸鲸,对你是否构成伤害?

崔曼莉:这的确引起了很多误会,也给我带来不小的压力。看书的人毕竟是少数,我迟迟不愿在媒体亮相,不仅加剧了众多质疑,也给我和我的出版方以及亲朋好友带来尴尬。在我看来,编剧改编小说不容易,确实要付出很多辛苦,对于她的劳动我表示尊重,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能依靠文字游戏任意歪曲,改编作品就是改编作品,不是写作品,编剧就是编剧,不是原著作者,更不能在媒体上如此公开宣传,应对原著作者持有基本的尊重。写作是非常辛苦的,如果我不出面澄清,可能对我个人影响不大,因为电视剧的播出毕竟时间短暂,而出版物的销售是长期的,无论文学在这个社会多么的不热闹,也必须被尊重,写作者的基本权益同样应受到尊重。

我保持沉默是出于对年轻编剧的爱护

记者:对于《浮沉》原著权之争,你始终保持沉默,持“不关注,不评论”的态度,为何现在又要回应?

崔曼莉:我保持沉默的原因出自对年轻编剧的爱护,年轻人渴望成功我能理解。同时,我也担心是媒体的放大,但看到报道明确标明是邮件采访,邮件采访是指被采访者通过书面回答记者提问,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鲍鲸鲸无论在媒体还是私下,对我个人都没有任何澄清和解释。但是,我同时也想强调,不管是我原创小说,还是鲍鲸鲸改编我的小说,都很辛苦,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如果这次只是媒体的不实报道,那么我的澄清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是替鲍鲸鲸澄清,避免对各方引起伤害。我想说明的是,此事无关清名,无关个人恩怨。需要申明的时候一定要申明。人如果不尊重自己的专业是难以想象的。

记者:作家徐坤微博上表示:《浮沉》是优秀小说家崔曼莉原创。呼吁大家保护原创,你认为她是暗中力挺你吗?

崔曼莉:徐坤是一位著名的女作家,我上次见到她还是两年以前,谢谢她的仗义执言,我想如何鼓励原创,保护原创作者的权益,这不是哪个人的私事,任何人都可以出来发表观点。因为原创的活力对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甚至是一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原创也非常辛苦,需要天赋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同时也不见得能获取最大利益,如果对这样的人和事不加以鼓励,而去宣传和提倡所谓的成功捷径,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徐坤这样做,说明她对此事具有清晰的洞察力以及拥有一个作家的责任感。

记者:2007年,你已经出版和发表了较多文学作品,为何突然化名“京城洛神”在线创作《浮沉》?

崔曼莉:2002年我开始创作短篇小说,2004年出版小长篇《最爱》,同时准备着手长篇《琉璃时代》,在《琉璃时代》长达3年的创作当中,很多人都怀疑,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作家,是否能驾驭好一部以还原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历史细节、纵观民国25年经济、历史、人生百态的大长篇。但这3年确实让我积累了很多创作经验,2007年9月,因为一个IT行业偶发事件,我身边很多朋友希望我写一部当代题材的小说,在此之前,我从未在网络上发表过作品,当时也没想到《浮沉》会成为畅销书,只是想通过两个外企竞争国企改制的7亿大单,通过一个大国企的艰难改制,以及相关事件中众多人的命运,反映中国社会在商品大潮中的众生百态,并且希望通过主人公乔莉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自强、独立、自重的精神,体现中国人的君子精神。

我把心放在书房内,而非销量

记者:时隔多年,回过头来看,你如何评价《浮沉》和你的关系?

崔曼莉:《浮沉》让我作为作者更加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浮沉》畅销后,很多朋友都问我:你变了吗?我的回答:一如既往。可能大家觉得这四个字有点儿矫情,但对我而言,就像当初为了写作去辞职,又因为写作不停打工赚,谋求职业发展一样。都是对我作为一个写作者的考验,在写作还不能为我带来经济收入的时候,我说不为钱所动,能够耐得住寂寞,是真心话。而当我的书畅销后,我能否继续去讲这句话,把我的心放在书房内,而非销量上,放在小说创作上,而非读者关注度上,继续享受寂寞和孤独,用文学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并坚持不懈地去努力创作,才是考验我之前的真心话,是否是真心话的时候。

记者:《浮沉》曾获最值得阅读50本好书推荐;《琉璃时代》荣获当年长篇小说奖。可以谈谈你的文学态度及现在的创作情况吗?

崔曼莉:我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2002年开始在《青年文学》等文学刊物发表小说及诗歌10余万字。《浮沉》第一部成为年度畅销书后,我并没有趁热打铁,马上去写《浮沉》第二部,而是继续去修改《琉璃时代》第四稿。创作需要内心的感动,这不是一句空话,越是熟悉的故事,越是掌握了写作的技巧,越要高度警惕。我的生命因为文学而拥有价值,这是一个双向选择,我庆幸自己在10年前选择了文学,我也庆幸文学到今天还没有放弃我。我从去年年底开始,一直在整理自己的短篇小说,并将于近期出版自己的短篇小说集《卡卡的信仰》,同时《浮沉3》也在创作中,同时也在思考新的长篇小说。

    阅读下一篇

    《大秦帝国》网络首映礼,王昕出

    “快意聚首大秦帝国、慢调细品浩然秦风”,凭借海外播放及原著所积累的良好口碑和超高人气,由搜狐网与陕西卫视共同举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