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湾 > 正文

台湾到底有没有当过“亚洲四小龙之首”?

时间:2019-02-26        来源:

高雄市长韩国瑜日前表示台湾曾为居亚洲四小龙之首,至今却毫无进步“整整鬼混20多年”,引来学者发文反驳“四小龙之首”谣言。

近日,加拿大约克大学副教授沈荣钦在脸书贴出台湾GDP曲线图,直言“台湾从来不是四小龙之首”,一语道破“这为了意识形态而制造出的谣言”。

沈荣钦接着贴出四小龙的GDP成长曲线图,指出自1960年起,新加坡在早期超越香港后,四小龙的排名一直是星(新加坡,下同)、港、台、韩,从未变过。

若再往前追溯,他以1950年为例,四小龙人均GDP分别为:台湾924美元、韩国854美元、香港2218美元、新加坡2219美元,“台湾仍然只高于韩国”。综览1960年至2011年的经济成长率,港、星、台、韩的平均个人所得成长率为:5%、5%、6%、6%,台湾虽略高于港、星,约与韩国并列,亦不能称遥遥领先。

图撷自沈荣钦脸书

沈荣钦认为,促成经济成长最重要的因素为资本累积,尤以实体与人力资本。谈及与人力资本息息相关的教育,他例举1986年,四小龙的中学入学率由高至低为韩(95%)、台(92%)、星(71%)、港(69%),台湾并非四小龙之首。反观四小龙从1966年到1990年的总要素生产力年成长率,“港:2.3%、星:-0.3%、台:1.9%、韩:1.6%”,台湾同样非居四地之冠。

沈荣钦强调“四小龙的经济发展是20世纪的奇迹,但台湾媒体与政治人物应避免过度歌颂”,况且台湾从来不是四小龙之首。

罗智强:台湾看不到韩国的车尾灯

▲▲▲

日前,台北市议员罗智强也回应了高雄市长韩国瑜的“鬼混说”,罗智强在脸书贴文表示,韩国瑜的“鬼混”用语虽重,但谈的正是总体面的忧心。

罗智强表示,有一次和一位学者请教,谈到亚洲四小龙。他语带感慨地说,不久前和一位韩国的朋友谈起经济,那位韩国的朋友说,台湾可以不要再把韩国和台湾放在一起谈了吗?现在的台湾经济,连韩国的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罗智强指出,以现在台湾最重要的高科技产业为例,事实上,成立于1980年的新竹科学园区,可谓台湾高科技产业的摇篮,那是四十年前蒋经国先生以其前瞻宏观,为台湾打造的“未来产业”,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吃蒋经国留下的老本。

但今天的民进党执政者,对两蒋忌之恨之,但却没有两蒋为台湾经济奠基、开创未来的能力与远见,这才是台湾陷困的真问题。

解密台湾为何从四小龙掉队?

▲▲▲

台湾《天下杂志》曾于2018年采访台“央行总裁”杨金龙,首度解释台湾为何从“四小龙”掉队,主因包括内需不振以及企业疯狂存款而不投资。

图1(数据来源:台“央行”)

文章称,台“央行”对昔日的“亚洲四小龙”进行比较,2008年-2017年与1998年-2007年相较,台湾的民间消费贡献负1.01个百分点,幅度最大。新加坡与韩国虽也有下滑,但降幅都在一个百分点内。反倒香港靠民间消费逆势成长,形成内需增长支柱。

内需不振,台“央行”归纳的原因包括薪资增长缓慢、少子化与人口老化,以及岛内民众赴海外工作人数增加。据台当局“主计总处”估计,2016年,岛内赴海外工作人数达72.8万人,较2009年增加6.6万人。白领人才外流,代表着较有钱的族群不在岛内消费,拉低民间消费。

衰落表现之二是固定投资贡献减少。据统计,1998年-2007年,企业的超额储蓄是负数,代表企业愿意借钱投资;但金融危机过后,截至2016年,企业的超额储蓄竟高达5000多亿元新台币(约合1071.7亿元人民币)。银行满手现金,苦恼钱借不出去。

反观新加坡,超额储蓄率虽高,但维持稳定,主要来自政府储蓄,反映政府盈余较大。香港的超额储蓄率下降。韩国与台湾虽都增长,但台湾上升幅度明显大于韩国,显示台湾投资动能不如韩国。

    阅读下一篇

    蔡英文当局又传“邦交”警讯

    面对提前开打的2020年台湾“大选”,民调垫底的“总统”蔡英文搬出“挟洋自重”的戏码。她两次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