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奉军和直军大战,吴佩孚亲自上前线督阵张作霖为啥不去?

时间:2018-10-11 13:59:15        来源:

上一篇文章,咱们说到张作霖的奉系和吴佩孚的直系在山海关大战,奉系从正面强攻不行,从侧面突破也不,而且吴佩孚亲自到山海关督阵,兵力也厚实了。在这种情况下,奉军上下都觉得山海关过不去了。关键时刻,奉系大将郭松龄提出一个点子,可能为奉军赢得机会。

什么点子呢?

提前在阵地上埋伏下伏兵,第二天一早,趁直军没有防备,打直军一个措手不及。当晚,奉军精锐第3军抽调出3个团的兵力,潜行到直军阵地前的死角,悄悄隐藏下来。这是一片低洼地带,有很多灌木丛可以掩护,不会被轻易发现,这里离直军第15师前沿阵地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一个冲锋就能杀到。

由于吴佩孚亲自坐镇山海关,直军第1军司令彭寿莘就没必要留在山海关指挥部了,回到他的老部队第15师。由于石门寨失守,这位沙场老将丢了人,尽管吴佩孚没有责怪自己,但同僚的讥讽还是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彭寿莘坐镇前线,亲自指挥老部队,也想打一个漂亮仗挽回一点颜面。

彭司令见天色黑暗,担心奉军夜袭,为防万一,在阵地上布置下了刚刚配备的30多挺马克机枪,每隔20米放上1挺。此地居高临下,彭认为如果奉军来夜袭,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1924年10月17日拂晓,彭寿莘等了一晚上也没发现奉军来偷袭,白辛苦了。他正觉得沮丧,打算眯会儿,突然奉军炮弹像下雨一样落在直军阵地。原来,奉系将军姜登选下令炮击直军第15师,短短20分钟不到,奉军发射了上千发炮弹,打得直军防线地动山摇,特别是前沿阵地伤亡不轻。

占尽优势的奉军炮兵

郭松龄见状大喜,知道埋伏在直军阵地前的伏兵该发挥作用了。此时,直军被奉军炮火打得人心涣散,重新恢复士气起码还需要一点时间,只要在百米内发起冲锋,完全可以在直军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拿下其前沿阵地,打开一个缺口。

郭松龄当机立断,下令埋伏在直军阵前的奉军精锐第22团突然跃起,率先扑向直军前沿阵地,后续两个团也随后跟进。

直军完全没有想到奉军会埋伏在眼前,一下子手忙脚乱,甚至忘记了抵抗。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奉军就冲到离直军阵地不足30米的地方

眼看直军阵地就要被拿下了,这时彭寿莘的一个预备措施发挥了重要作用——30多挺马克辛机枪。这些机枪全面开火,这回轮到郭松龄和奉军意外了——他们完全没想到彭寿莘会丧心病狂到把所有机枪都集在前沿阵地!

奉军一下子被密集火力网吞噬,接近直军阵地的700多名士兵,转眼之间几乎全部被打倒在地,后续部队也被奉军猛烈的炮火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马克辛机枪

而且,由于奉军已经冲到直军阵地很近,双方人马几乎搅和在一起,直军炮火也不敢打了,怕误伤了自己人。结果,直军机枪占尽了上风,连奉军后撤的路也给封锁住了。如果等直军后续部队上来,奉军这三个精锐团肯定全部玩完。

郭松龄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再打下去只能让3个团全部挂掉。于是,他当机立断命令伏兵后撤,总算留下点儿精锐。一盘点伤亡,三个团的精兵完好无损的只剩下不到一个团。

郭松龄哭了,羞愧难当,拔出手枪要自裁,被姜登选等人好不容易拉住。这时,张作霖从绥中亲自打来电话安慰郭松龄:仗打败了没关系,士兵可以再招,但郭将军不能有事,最多重新来过。老大都不怪罪了,郭松龄也就不再闹自杀了。

奉军和直军大战,吴佩孚亲自上前线督阵张作霖为啥不去而派郭松龄去?说白了,就军事素养来说,大老张比吴佩孚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奉军用尽所有办法都搞不定山海关,只好采取最笨的一招——正面强攻。当天下午,姜登选派出一个师的兵力,在飞机的配合下,强攻直军第15师阵地,刚刚赶到的第6旅打配合。第6旅旅长宋九龄精心挑选出1000名精锐战士,交给该旅第18团团长刘翼飞,组成敢死队,配合姜登选部,从正面冲击山海关。

姜登选

郭松龄不顾身边人劝阻,再次亲临一线督战指挥。见此,姜登选深受鼓舞,也亲临战场,和郭一起督促奉军攻击。在两位将军亲自督战下,奉军士气旺盛,但无奈对面直军地形有利,武器精良,又有总司令吴佩孚督阵,还是搞不定。激战几个小时后,奉军伤亡惨重却毫无进展

怎么办呢?

郭松龄和姜登选商议,决定郭松龄在正面指挥,继续进攻,拖住直军主力,老姜则带领一支精兵,南移到沿海地区——那里地势平缓,直军防守比较薄弱,守军著名的“茶壶队”即曹瑛所率第26师,姜登选希望从那里打开一个缺口。

郭松龄虽然厉害,但在老道的吴佩孚面前,还是嫩了点儿。

吴佩孚何许人也,沙场宿将。他亲临战场不到一个小时,发现对面奉军火力弱了,人数少了,马上派出侦察兵,不久就发现奉军分兵南移。吴佩孚心里有数了,于是从正面战场派出两个混成旅向南开拔,同时给在南面的曹瑛下了死命令:上次的事情看在大帅曹锟的面子上,既往不咎,如果这次不能坚守到援军到达,那么就杀了他,二罪归一。

曹瑛平时仗着大哥曹锟的名头,从来不怕吴佩孚,可这次不同了。因为上次的事情,吴佩孚在曹锟那里告了他的状,曹锟明确表态,再有下次,不用请示自己,吴佩孚可以直接毙了七爷。因此,曹瑛这回收到吴佩孚的命令,不敢怠慢,立刻挖筑工事,积极备战。他还悬赏,如果这次打败奉军,回去后弟兄们所有的吃喝玩乐自己全包,如果打不赢,呵呵,七爷带着你们一起死在这里。

吴佩孚用兵太老道了。他尽管准确预判了奉军的计划,但还是担心奉军声东击西,于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调集大军南下增援,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强了北边的防御,派出两个主力团增援三道关阵地,还在角山配备了一个重炮团。一切准备就绪,就待奉军来攻。

曹瑛

曹瑛虽然表态要坚守待援,但他的部队长期军纪涣散,战斗力薄弱,不可能一下子就厉害起来。那么,郭松龄选择曹瑛所部作为突破口,能不能成功呢?咱们下一篇文章接着聊。

参考资料

1. 张明金:《民国时期战争

2. 张祥斌:《张作霖传 》

3. 陶菊隐:《吴佩孚将军传》

4. 张祥斌:《曹锟传》

“许述工作室”核心成员查佳峰主笔

    阅读下一篇

    日澳两国召开高级别会议,或将在

    在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外务防卫高级别会议上,日澳均针对中国的海洋“扩张”表示,将与美国一道在美日澳同盟内强化安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