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一战 > 正文

隋朝兵足粮丰国力强盛,为何二世而亡?

时间:2019-03-14 16:26:40        来源:

 

隋朝有多富有?开皇17年国库充盈财物无处存放,召令减赋一年。隋朝兵足粮丰国力强盛,为何二世而亡?隋朝有多富有?亡国20年,库存粮食布帛还在为唐朝所用。

隋文帝杨坚代周自立后,除了南征北战、攻城掠地外,还十分注重经济发展,很快就积累起了巨额财富。据《隋书 食货志》载:“隋文帝既平江表,天下大同,躬先俭约,以事府帑。开皇十七年,户口滋盛,外仓库,无不盈积。所有赉给,不逾经费,京司帑屋既充,积于廓庑之下,高祖遂停此年正赋,以赐黎元。”

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时,隋朝的税赋收入巨大,国库都不够用了,财物都堆积到库外的廊檐下。面对如此盛况,隋文帝自是心花怒放,遂下令停止征收这一年的正赋,让利给天下的老百姓。历史上将这次免税誉为开皇之治走向巅峰的标志事件之一,这在封建时代,无疑是令人亢奋的盛举,亦为千古以来所罕见

1/隋朝之所以能很快积攒起如此巨大家业,除了杨坚重视农耕之外,还与他实行的一系列措施有关,其中最重要的有如下几点:

其一是大索貌阅。所谓大索貌阅,就是开展全国范围内的户籍普查,要求人账相符,摸清人口底,为按人纳赋做准备。隋初,农民隐漏户口、诈老诈小的现象极为严重,直接影响国家财政收入和对劳动力控制为了查实应纳税和负担徭役的人口,隋文帝于开皇三年(583年)下令州县官吏“大索貌阅”。

所谓“大索”就是清点户口,并登记姓名、出生年月和相貌,目的在于搜括隐匿人口;所谓“貌阅”,则是将百姓与户籍上描述的外貌一一核对,目的在于责令官员亲自当面检查年貌形状,以便查出那些已达丁之岁,而用诈老、诈小的办法逃避承担赋役的人。通过检查,大量隐漏户口被查出,增加了政府控制的人口。

其二是输籍定样。输籍定样,又称“输籍法”,政府利用这一手段搜括隐藏户口,依据各户实际划定纳税等级,确保政府收入。开皇五年起,每年正月五日县令出查,令百姓五党或三党为一团,根据标准定户等上下,重新规定应纳税额,以防止人民逃税和抑制豪强地主占有劳动人口,造成税负不合理现象。

其三是统一币制。杨坚上台后,废除前朝沿习多年的混乱的古币以及私人铸造的币,改铸五铢钱,世称“隋五铢”。“隋五铢”背面肉好,皆有周郭,重如其文,每钱一千重四斤二两。“车书混一,甲兵方息。”度量衡在隋文帝时重新统一。除此之外,杨坚还曾颁布“人年五十,免役收庸”、“战亡之家,给复一年”等仁政措施。

其四是倡导节俭。杨坚小时候生长于寺庙之中,素衣素食,生活节俭,这使他养成了崇尚节俭的性格。他虽贵为天子,但却食不重肉,不用金玉饰品,宫中的妃妾不作美饰。杨坚的皇后独孤伽罗也是节俭模范。据《隋书》载,开皇初年,突厥和隋朝互市,出售一筐价值八百万钱的明珠。有人劝独孤皇后买下来,独孤皇后说:“珠宝非我所须也。当今戎狄屡寇,将士疲劳,不如以八百万分赏有功者。”独孤伽罗此举,又为杨坚提升了不少美誉度。

此外,杨还提倡皇室成员及官员节俭。太子杨勇因为生活太过奢侈,遭到杨坚的训斥,并最终丢了太子之位。官员因为节俭,剥削较少,民众能够安居乐业,户口和财产剧增,又加上其他一些促进生产的措施,在很短的时间内,百业兴旺,经济繁荣景象由此而生。

由于大索貌阅和输籍定样的成功推行,隋朝的纳税人口迅速增加。在政策颁布推行的开皇五年(585年),隋朝户口仅380万户,到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就增加到890万户。在24年的时间里,纳税户口数激增134%,这才是隋文帝能够快速实现经济繁荣的根本原因

开皇时期,隋朝的国库充盈,出少入多,因为每年的财政收入激增,隋朝不得不扩建粮仓,以储国资。在隋朝政府各地都修建了许多粮仓,其中著名的有兴洛仓,回洛仓,常平仓,黎阳仓、广通仓等,存储粮食皆在百万石以上。

唐贞观十一年,监察御史马周对太宗李世民说:“隋家储洛口,而李密因之;西京府库,亦为国家之用,至今未尽。”隋朝已灭亡了20年,隋文帝已经死了33年,可那时的粮食布帛还未用完。1969年在洛阳发现了一座隋朝粮仓,面积达45万多平方米,其中一个粮窖还留有已经炭化的谷子50万斤。

2/国力如此强盛的大隋,为何只历二世38年就短命而亡?纵览中国几千年历史,当朝代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乃至于国库充盈后,一定会出现如下几种情况:

其一是大搞重点工程与面子工程。开皇十三年,也就是隋朝府库充盈的次年,历来以勤俭节约著称的隋文帝为避暑而下令修建仁寿宫(入唐后改称九成宫)。主持修建工作的是宰相杨素,杨素在监修仁寿宫时,督工极为严酷,民夫疲顿颠仆死亡万人以上,将其尸体推入土坑,盖土筑为平地。宫城营造从开皇十三年(593)二月施工至开皇十五年(595)四月竣工,历时两年三月。工程建成后,杨坚派大臣高视察后回奏说,仁寿宫修得非常奢华,太过耗费人力(“颇伤绮丽,大损人丁《隋书》”)。隋文帝闻言大怒,觉得杨素这么干,会让天下的老百姓骂自己(“为吾结怨天下《隋书》”)。

杨素非常惊恐,遂去向独孤皇后处请罪求情。独孤皇后却安慰杨素说,你这样做,都是为我们老两口好,皇帝是不会怪罪你的(皇后曰:“尔知我夫妇年迈无以自乐,盛饰此宫岂非忠孝。帝王法自古有离宫别馆,今天下太平,造此宫何足损费《隋书》”)。果然,经过独孤皇后做工作,隋文帝转怒为喜,不仅不再责怪杨素,还赏赐了杨素“钱百万,锦绢三千段。”隋文帝修仁寿宫时尚且如此,至隋炀帝时修建东都洛阳和大运河,那就更不用说了。

其二是用兵黩武对外扩张唯我独尊。自隋朝建立以前,北朝一直受到北方突厥的侵袭。隋文帝登基后逐渐扭转了这种局面,此时的用兵尚且还是以防守性质的保境安民为主。可到了隋炀帝时代,就开始主动出击,先是在西边开疆拓土,设置了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接着又是在东边三征高句丽,最终导致民力耗竭、天下大乱。

其三是官员为媚上谎报政绩唱赞歌。一般来说,皇帝最初都是因为手里有余钱,才想干大事。可是,当钱已用完而大事还没干成时,皇帝却很少愿意主动将手中的大事暂停下来,他们总是会想方设法另辟财源以继续伟业,而此时能够帮他搞来钱财的官员就会特别受到赏识提拔,而无论这些官员多么精明能干,到头来还是在搜刮民脂民膏上动心思。为此,官员们一方面拼命聚敛,用苛捐杂税以使得搜刮老百姓的财富来上缴国库,另一方面为粉饰太平,一旦激起民怨就使用暴力弹压。官员的浮夸与赞歌,又进一步刺激皇帝的雄心壮志,而百姓们的负荷早已超出所能承受的范围,只能被迫走上起兵造反的道路。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每次一有人揭竿而起,就常常会天下响应的原因所在。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越是英明神武、雄才大略的皇帝,却越是国祚不长,譬如秦始皇和隋炀帝。相反,那些才具相对平庸的皇帝,反而能够创造出长期安定的太平盛世,譬如汉朝的文景之治和唐朝的贞观之治,不折腾,能久安。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