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薛宝钗为嫁宝玉, 做了一件极隐秘的丑事, 最终被王熙凤抖露出来

时间:2019-05-04 10:47:59        来源:

 

作者:大愚小孩,每天陪你读不一样的红楼梦

薛宝钗进京的目的本来是参加选秀。因为薛家虽然位列四大家族,家富贵,但是家门不幸,继承人薛蟠才智不高,不务正业,所以薛家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薛宝钗身上。她从小在父亲的管教之下,读书识字,为的是有朝一日选秀进宫,重新振兴薛家。但是造化弄人,薛宝钗进宫选秀最终失败了。走投无路之际,贾元春指出了金玉良缘一条明路。这对于薛宝钗来说,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于是,在这条道路上,她做出了许多令人不齿的丑事。其中有一件极隐秘,贾宝玉当众指出时,她还一个劲的抵赖,最终被王熙凤抖露了出来。

薛宝钗一心所想的金玉良缘中,最大障碍莫过于林黛玉。她从小和贾宝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贾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贾琏的仆人兴儿,曾经向尤二姐、尤三姐说起贾宝玉的情况时,明确的说过,宝二奶奶的人选应该是林黛玉,只不过是因为两人年纪还太小。只待年纪大了,贾母一开口,这件事情准。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薛宝钗也没有放弃,而是发动了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借助了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不断的为金玉良缘造势,甚至不惜借用了自己的的哥哥呆霸王薛蟠。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王夫人突然关心起林黛玉的身体。询问他吃了包太医的药后,感觉怎么样,林黛玉明确说药效一般,贾母还让吃王太医开的药丸。见到王夫人心情大好,贾宝玉借机说给他三百两银子,他能配出一副神药,彻底治好林黛玉的病。他刚说完就遭到王夫人训斥,问到什么药这么贵?贾宝玉说了一个有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组成的药方,并证明薛蟠曾经找她配过这个药方。王夫人询问薛宝钗时,笑着摇手儿说:“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王夫人笑道:“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

 

就在林黛玉也以为贾宝玉是说谎时,王熙凤走来替贾宝玉作证,笑道:“宝兄弟不是撒谎,这倒是有的。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珠,我问他作什么,他说配药。他还抱怨说,不配也罢了,如今那里知道这么费事。我问他什么药,他说是宝兄弟的方子,说了多少药,我也没工夫听。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只是定要头上带过的,所以来和我寻……。”

王熙凤将此事抖露出来后,贾宝玉自然有了底气,先是当众对林黛玉说自己讲的是实话,后来拿眼睛瞟着薛宝钗,画蛇添足地说:“宝姐姐先在家里住着,那薛大哥哥的事,他也不知道,何况如今在里头住着呢,自然是越发不知道了。”

贾宝玉先说薛宝钗知道此事,后又替她掩饰,如此做法无疑是说薛宝钗知道真相,参与其中的。事实确实如此。

薛蟠是喜欢林黛玉的。贾宝玉和王熙凤被马道婆施了魔法之后,两个人奄奄一息,大家慌乱之际,薛蟠远远的看了林黛玉一眼,便酥倒在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林黛玉之美自然令薛蟠折服,心中有了这个美好的形象后,薛蟠自然对林黛玉念念不忘。但是两个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薛蟠再呆再傻,也是不敢痴心妄想的,但贾宝玉说出了治疗林黛玉病情的药方,薛蟠为什么开始疯狂的配药。只能有一个可能,受了薛宝钗的鼓励。

有两件事情可以作证。

第一件事情,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关系缓和之后,薛姨妈过生日,林黛玉和贾宝玉闹了别扭,没有去庆祝。事后,薛姨妈和薛宝钗不约而同到了林黛玉的潇湘馆。说笑间,薛姨妈感慨林黛玉可怜,林黛玉见缝插针要认她为干妈,薛宝钗紧急阻拦,真半假的说出,要将林黛玉许配给薛蟠为妻。薛姨妈赶紧打圆场,薛蟠不配,要亲自做媒,保林黛玉给贾宝玉为妻。当然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第二件事,薛蟠从南方做生意回来后,给薛宝钗带回来一大箱礼物,都是林黛玉故乡虎丘的特产小玩意儿,其中有薛蟠的虎丘泥人像。薛宝钗在送人礼物时,除了自己留用一点外,将那些不紧要的东西分送了大观园里的姑娘们,分给林黛玉的比别人不同,加厚了一倍。这一倍中应该就有薛蟠的泥人像。那时没有摄影摄像技术,薛宝钗把哥哥的泥人像送给林黛玉,其心可诛。

薛宝钗让哥哥追求林黛玉的做法,虽然拿不上台面,但却是非常有效的。她一方面大肆宣扬金玉良缘,一方面不断暗示薛蟠看上林黛玉,这绝对是一种造势。我们知道,谎言说上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为了自己能当上“宝二奶奶”,薛宝钗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红楼梦》一书未完,按照判词看,薛宝钗最终成功地嫁给了宝玉,至于是什么原因使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通过她私下鼓励哥哥给林黛玉配药,不断将哥哥与林黛玉“配对”的举动看,这绝对是其中的一招。

为了自己,宁肯让自己的哥哥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丑,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薛宝钗能做得出来。也正因如此,薛宝钗再漂亮,再得人心,终究还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一个人做事如果失去了底线,失去了应有的做事原则,哪怕得到了她所想要的,最终也会失去。事实正是如此,薛宝钗虽然嫁给了宝玉,但最终贾宝玉舍她而去,出家当了和尚,让她守了活寡。她通过一切手段得到的名份,最终成了水中月镜中花,她人生的最后,一定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无奈,感到不耻。

一家之言,仅供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