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林则徐与常州

时间:2019-02-07 19:20:09        来源:

 

道光三年(1823)至道光十六年(1836),林则徐(1785-1850年)曾在江苏任职。其,道光三年任江苏按察使,四年署江宁布政使(七年授),十二年调江苏巡抚,十五、十六年两次署理两江总督。十六年十一月奉调卸任,翌年出任湖广总督,林则徐再未来过江苏。在共约13年中,林则徐曾因病、父丧或调任他职而离开过江苏几年。

林则徐

我们从林公《政书》、《日记》及《清史稿》等史料上获知,林公在江苏期间,勤于政事,关心民瘼,特别是在救灾、水利、减漕、缓赋诸方面,做了大量有益于地方民众工作,为时人称颂。

清代常州府领武进、阳湖、无锡、金匮、江阴、宜兴、荆溪、靖江8县。在林公任职江苏按察使、江苏巡抚、两江总督期间,常州府均在其管辖之下,因此在工作上必然发生许多联系,对常州地区也尽心治理。兹钩诸史籍,撷举数端,作为常州人民对林公逝世150周年的纪念。

荐武进县令姚莹

道光十二年末,江苏巡抚林则徐上疏密陈江苏藩臬道府考语,对一些确具才识、治绩优良者,出具切实、具体的考语,向朝廷举荐。当时的武进县令姚莹,忝列其中。对姚莹的考语是:“学问优长。所止山川形势、民情利弊,无不悉心讲求,故能洞悉物情,遇事却有把握。前在闽省,闻其历著政声。自到江南,历试河工、漕务,词讼听断,皆能办理裕如,武进士民,至今畏而爱之。”(姚莹《十幸斋记》)

姚莹(1785-1853年),安徽桐城人。清著名学者,桐城派大家姚鼐之孙,为桐城派后劲,也是清朝官吏中之佼佼者。在闽任县令期间。政绩卓然,被誉为“闽中第一”(《清史稿》·姚莹传)。后调江苏,历任金坛、元和、武进县令等职。鸦片战争期间任台湾兵备道,会同总兵整饬海防,严阵以待。1840年7月至1842年3月,五次挫败侵台英军;并一再上书,反对琦善撤除海防,遣散乡勇。《南京条约》签订后,被英国代表璞鼎查诬陷,蒙“冒功欺上”之冤被贬。林公对姚的考语,是对他政绩的充分肯定,使之深受感动,以此作为平生十大幸事之一。在封建的人治社会,民众最大愿望之一是盼望有位勤政爱民的好官,姚莹正是这样的人,武进幸甚!

冯桂芬请荐为江阴书院讲席

明清是吴中地区书院最为繁荣发达的时期,其制度之完备、组织之严密、学术之精深和风格之多样化,臻于极致。清代,常州府所属的著名书院,分布在无锡(东林书院)、江阴(南菁书院)以及宜兴等地。江阴南菁书院为清末大臣黄体芳创办。黄曾任翰林院编修,累迁至内阁学士,督江苏学政。他为官不避权贵,直言极谏,又是著名学者、一代宗师,主持江阴书院,影响很大,许多出类拔萃的清末民初大学者,皆出自该书院。自乾隆以后,江南许多书院一改理学统治讲坛之风,大兴朴学,以复兴汉学为目标,重经史辞赋而卑视举业。冯桂芬作为晚清倡导经世致用的学者,希望到江阴书院任教,就不足为怪了。

东林书院

冯桂芬(1809.1874年),吴县人,学者、政论家。他有多方面的就,其《校邠庐抗议》一书,启近代维新学说之先河,《段注考证》纠正了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的许多错误,还写有数学专著及《苏州府志》等。道光十二年,年仅23岁的冯桂芬的“制举文”,受到林则徐的赏识,把冯召入巡抚衙署,做文案工作,校《北直水利书》等。冯遂拜林为师。冯在林公身边工作,承蒙教诲,大受启迪。入藩不久,即求荐为江阴书院讲席。几年后,林公卸抚、督任赴京时,冯依依不舍,把恩师林公送至金陵。30年后,冯桂芬仍念念不忘林公的知遇之恩,曾说:“即海内公(指林)所廷纳之士,余与……外殆无几人。”深深感激林公的“饮食教悔之德”。

冯桂芬

关心常州水利

林则徐对常州府事务颇多关心,与府县官员也往来密切。早在道光二年,林公北上赴京补官,途经常州,即进城与武进县令会晤。查当年闰三月十一日《日记》:“未刻到常州,登岸赴武进县署,与(县令)谈数刻,傍晚回舟,即开行。”第二年,林公升任江苏按察使,驻苏州,与常州地方的关系更为密切。经常路过或专程前往,处理常州事务。道光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日记》:“戌刻起身,四十五里吕城镇陈氏祠内小坐,又二十里过奔牛,又二十五里至常州府城,则已达曙矣。”十四日:“闻常州以南冻以渐消,仍换坐小舟前进,常州府、令皆来见。”在以后担任江苏巡抚的几年中,对常州地方事务更为关切,特别是水利事业。道光十五年四月,林公亲自巡察苏南地区水运,船帮情况。十六日至常州。翌日,常州府及武进、阳湖县的官员俱来拜谒,汇报工作。林公向他们了解河道情况,颇堪忧虑:“常州城河多浅处,其尤甚者,武进之小龙嘴、豆行、大龙嘴、红庙顶、南门、玉桥、洪济安庵,阳湖之德安桥、白粮沟、黄亭、龙衣河一带,有不及三尺者。”(《日记》)林公与他们商讨了开挖疏浚的治河方策。九月末,林公途经常州。亲自察看治理情形,二十六日《日记》:“(常州)府、县来见,即登岸看视所挑城河,武进五百三十丈,阳湖七百三十丈。余舟绕行数里,午刻始至。”他对常州河道的治理还是满意的。

林公担任江苏抚、督数年,对多项水利工程、倾心竭力。成绩斐然,重点是吴淞、刘河、白茆等河,整修河道总长达八万九千丈左右,而常州府属水利,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考察无锡惠山

林则徐任江苏巡抚,衙署在苏州,因公务常往来于苏州、南京间,一年数次。行皆乘船,由苏州走运河,必经无锡、常州。每返往,多在舟中休息,除公务外,绝少登岸扰民。道光十五年四月十七日,林公返苏州,经常州府属之无锡县,县令曾承显来迎,邀公登岸,至惠山小憩。惠山寄畅园为江南名园,康熙、乾隆南巡,都曾游览该园,并题诗、题字。林公十七日《日记》:“至惠山寄畅园一观。寺有石床,篆书‘听松’二字,相传李冰阳所书,其旁行书多漫滤。又有竹茶炉,为成化间僧□□所制。又有九龙山人画卷。高庙皆有御题。寄畅园有石卓立,古藤缠之,高庙亦有诗。曾令拓碑以赠。”

寄畅园

林则徐治苏,惠及常州。政绩卓著,客观上使民主得到苏息。他的友人张际亮赞称:

雏凤清声欲满天,江淮鸡犬已皆仙;

家家饱却芝田粒,始信当时翼子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