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人物 > 正文

历史是否在轮回?

时间:2018-10-10 14:23:01        来源:

历史是不是在无限轮回,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争论,也用不着猜测因为历史都是发生过的事情,就在那里记载着,大家去读一读(当然需要多读一点儿,不然不够一个周期),自然就会得出轮不轮回结论。

我还想提一个建议:真正有志于学的读者,别在这里看我们这些挂着“历史问答达人”招牌的人在这里贩卖,你最好是去读原典。因为悟空赠出的这些“历史问答达人”的招牌,虽然看上去是黄色的,金光灿灿,实际上,挂这标牌的脖子,却是长短粗细不一,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奉献给你们的文字,更是有天壤之别。

一说历史是不是无限轮回,就总让我想起马克·吐温的那句话:“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押着相同的韵脚。”马克·吐温到底是大作家,很会讨巧,尤其是在语言的艺术上。比如在这句话,韵脚是相同的,那你说这是算轮回呢还是不算轮回呢?马克·吐温不仅语言风格上跟欧·亨利相近,就连告别这个世界,都跟欧·亨利选择在同一年,好像,他们也想押着相同的韵脚。

马克·吐温(1835-1910)

我这里随手摘出几段,算是抛砖引玉,让懒得自己动手去翻历史的人从中稍窥端倪。这些资料,分别来自于《史记》、《蒙古民族通史》、《中国通史》等书。

大多数人一定知道鸿门宴。鸿门宴后,项羽领兵屠咸阳、杀子婴当时子婴已经投降)、焚烧秦宫室,然后把秦朝积聚的金银财宝连同一大堆美女都划拉到自己名下,准备东返故乡。这时候有一个姓蔡书生建议项羽建都咸阳,他说:“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项羽看看已烧残垣断壁的秦皇宫,又看看自己身边这如山的金银、如云的美女,说出了一句如今大家都知道的名言:“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事后,这个姓蔡的书生发感慨说:“有人说项羽不过是一个穿人衣戴人帽的猴子现在看来,果然不错。”结果,这话可能被谁录了视频,上传到项羽那里,项羽马上派人把蔡生抓来,扔到大锅里煮死。

项羽(前232-202)

这件事过去大约一千三百多年,在我国的正北方,铁木真跟札木合进行了著名的“十三翼之战”。这次战役,札木合取得胜利,但铁木真也没吃多大亏。得胜班师的札木合经过赤那思部落的时候,对于该部脱离自己投奔铁木真大为恼火,把他们部落的头领统统抓来,架起七十口大锅,全部杀死。

铁木真(1162年-1227)

如果这还不能让我们看得分明,那请继续:

在唐宋之间,有个五代十国。后周是五代之中最后一个朝代。后周的开国皇帝叫郭威,由于当初辅助刘知远(刘知远也称“汉高祖”,但却不是刘邦)称帝有功,被引为知己,大加封赏,逐渐掌握了后汉的军政大权。

刘知远947年建立后汉,一年后去世,其子刘承祐继位,是为汉隐帝。

951年,当身为后汉天雄节度使又兼枢密使的郭威得知汉隐帝要诛杀自己时,以“清君侧”——这支大旗常被有实力武将举起——的名义,起兵攻入京城。混乱中,汉隐帝“正好”被乱军“误杀”。这个汉隐帝,本来想排除异己换上自己的亲信,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连性命也搭了进去。

但是,此时的后汉在外部还有三股势力使郭威有所顾忌:汉隐帝的两个叔叔河东节度使刘崇、忠武节度使刘信,皆握强兵,分别镇守太原和许州;刘崇的儿子、汉隐帝的堂兄弟、武宁节度使刘赟(yūn)亦领重兵镇守徐州

郭威遂定下一计:授意后汉太后,诏立刘赟为帝,让刘赟赴京即位。此乃一箭双雕:既可把刘赟调虎离山,又可抚慰刘崇、使刘崇放松警惕。待刘赟离开徐州较远,把刘赟拘押;同时相机翦除刘信。最后,再以太后名义把刘赟废掉。

计议停当,郭威便向太后建议:诏迎刘赟为帝,命大臣前去迎接。此时恰巧传来辽兵入寇的消息,太后“命”郭威率军迎击辽兵,国事暂委王俊,军事暂委王殷。自然,二王都是郭威的亲信。

当郭威率兵行至澶(chán)州,将士数千人“忽然”大噪,他们对郭威说:我们前番攻入京城时,已经与刘家结下梁子,故不能再让刘家当皇帝!如今,皇帝应该您来做。说完,把军中黄旗扯下,披在郭威身上,拥立郭威做皇帝。

当这边士兵拥立郭威做皇帝之时,那边也传来王俊王殷把刘赟、刘信一举拿下的好消息。太后见事已至此,只好下诏废去刘赟,让郭威监国。稍后,郭威称帝,后周建立。

郭威只当了三年多的皇帝,便在954年驾崩,皇位传给了他的养子郭荣(后改归本姓“柴荣”),是为周世宗。周世宗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非常有作为的皇帝,如果不是英年早逝,后面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历史上就不会宋朝什么事儿了。但是,历史不能假设。

公元959年,周世宗驾崩,皇位传给7岁的幼子柴宗训,是为恭帝。

周世宗柴荣(921-959)

周世宗在病重的时候,已经知道“点检做天子”的谶言,因此在去世前褫夺了姐夫又掌握着精锐之师的殿前都点检张永德的军权,改任文职宰相,然后提拔根基较浅的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周恭帝即位后,赵匡胤再次加官进爵, 兼领宋州归德军节度使,防守京师。

960年正赶过年之际,突然边境来报:“辽兵和北汉(即后汉隐帝的叔叔、河东节度使刘崇在太原建立的那个后汉)联军前来侵犯!”后周宰相范质、王溥(pǔ)立即命令赵匡胤领禁军出城抵御。

赵匡胤领兵来到京城以北20华里的陈桥驿,郭威在澶州黄袍加身的那一幕再次重演——赵匡胤的弟弟赵匡义、归德军掌书记赵普和军中诸将士再也不肯前行,有人喊道:“现在皇上年纪那么小,我们拼死拼活去打仗,将来有谁知道我们的功劳?我们要拥赵点检作皇帝!”他们不由分说,把一件“黄旗”披到了赵匡胤的身上,簇拥着赵匡胤返回京城。

赵匡胤面带难色地对后汉宰相范质、王溥说:“先皇待我不薄,现在将士们如此相迫,你们看如何是好?”

不等范质王溥回答,殿下的兵士们早已像现在的啦啦队一样排山倒海变地喊道:“点检,天子!”“点检,天子!!……”犹如春雷,滚滚而来。范、王二人一看这阵势,立马叩头,山呼万岁。

此后的事情就好办了:经过一些象征性的仪式和手续,七岁的周恭帝禅位,赵匡胤顺利地取得了后周的政权

由于此前赵匡胤任宋州归德军节度使,所以,他就把新建的王朝称为“宋”。史称“北宋”。

你看,相隔九年的两次黄袍加身,算不算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