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人物 > 正文

日本右翼对蒋介石的两副嘴脸!

时间:2018-10-10 14:19:11        来源:

日本右翼势力支持下,近年来台湾的“台独”分裂势力在岛内疯狂破坏蒋介石铜像,并极力抹去与蒋介石有关的历史和印记。但很少有人知道,当年台湾大规模塑造、修建蒋介石铜像及纪念设施,正是被日本右翼分子鼓动的。新老两代日本右翼对蒋介石的截然两面,折射出蒋介石对日本“以德报怨”政策的彻底失败

感动日本政客的台湾香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以侵华日军司令冈村宁次为首的一批侵华日军主要战犯将如何处置,受到全国关注。然而抗战刚结束,蒋介石与何应钦、汤恩伯等在日本留过学的国民高级将领立即私心毕露,认为日本是“先进国家”,中国以后还有很多地方有求于日本,对冈村宁次等战犯的处置应手下留情。同时他们坚信冈村宁次等日本战犯“很会打仗”,如果爆发国共内战,可请这些“东洋军事顾问”支招。

但事实证明,日本战犯出的点子并未使蒋介石免遭失败的命运。1949年2月,国民党大陆的败局已定,冈村宁次等人被蒋介石秘密“释放”回国。

冈村宁次、根本博等战犯回国后,时常念及蒋介石的“大恩大德”,使他们逃脱了被处死或长期被关押的命运。日本老牌右翼分子船田元曾公开声称,蒋介石战后对日本采取的“以德报怨”政策,让滞留在中国大陆的日本军人平民平安地返回日本,“日本后来的繁荣就是由此而来的”。

世纪50年代初,日本因长期战争百业萧条,官员生活甚为困苦。蒋介石从驻日情报部门得知日本高层政客生活清苦,很多人念念不忘台湾的香蕉,说“台湾香蕉又香又甜又好吃”。当时台湾人民的生活也甚困难,跟随蒋介石逃台的许多国民党老兵衣不遮体。但蒋介石偏对日本政客生出同情之心,觉得这是巴结日本高层的绝好机会。

当时台湾南部高雄县旗山一带的香蕉很有名,日据时期运往日本的香蕉大多产于该地。蒋介石立即指示在旗山收购香蕉运往日本,然后由派驻日本的国民党中央党部第六组负责人陈建中分送给日本重要政客。据史料记载,上世纪50年代初,台湾每月给日本政要运送两三次香蕉,费用全由台湾当局承担。日本政要们接到香蕉后十分感激,有的家属还感动得落泪。日本多名政要在回忆录中都谈到此事,称赞蒋介石在他们生活陷入极度困苦之际,送来的那些香蕉如同雪中之炭,帮助他们度过了一段最艰难的时光。

由于蒋介石秘密私放大批日本战犯,又放弃战争赔偿,老一代的日本右翼分子对他感激涕零。蒋介石逃台后,日本右翼政客络绎不绝地往台湾跑。老右翼分子、曾做过日本众议院议长的滩尾弘吉一生访台数十次,有时一年跑三四趟。甲级战犯、原首相岸信介下台后,几乎年年往台湾跑。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只要稍有点地位、知名度的日本政客访台,台湾当局均不惜血本地招待,石井光次郎等声名狼藉的战犯还被蒋介石夫妇请到士林官邸作客。

日台曾联手神化蒋介石

1972年8月,为阻挡日本田中内阁新中国建交,日本知名右翼政客贺屋兴宜在日本各大报发表了文章《警惕抛弃台湾的暴举》,贺屋在文中用很大的篇幅阐述了蒋介石对日本的“四大功德”:其一,克服各种困难并顶住巨大的压力,将200多万日本军人和侨民迅速、安全地遣返回日本;其二,蒋不顾苏联等国的反对,在是否保留天皇问题上力主由日本自己决定;其三,根据《波茨坦公告》,战后日本各地由盟国占领,蒋介石不太赞此举,也未出兵,使日本幸运地躲过了被分割的命运;其四,放弃战争赔款,使日本国力迅速得到恢复。

贺屋兴宜发表此文的目的是告知日本各界:蒋介石是日本的“大恩人”,日本应继续与台湾当局保持外交关系。只是形势比人强,中日两国于1972年9月29日建立了外交关系,日本右翼阻拦中日建交的阴谋没有得逞。

感觉“过意不去”的日本右翼只得通过其他手段表达对蒋介石的“谢意”。1973年10月31日是蒋介石87岁生日,岸信介与石井光次郎率领代表团,专程到台给蒋介石祝寿。1974年8月15日,日本右翼分子古屋奎二更是编著了为蒋介石歌功颂德的长篇传记《蒋总统秘录——中日关系80年证言》,并在日本右翼报纸《产经新闻》上连载。台湾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迅速跟进连载,日本右翼势力在日台两地掀起的这股“蒋介石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病死后,当年10月6日,岸信介赴台会见蒋经国建议说,“蒋介石是中国及亚洲的重要政治家,日本人民十分尊崇他”。“为缅怀他的丰功伟绩”,日台两地均应开展纪念活动,建纪念设施。在安信介、滩尾弘吉等日本右翼势力的鼓励和支持下,蒋经国在台掀起一波又一波神化、宣传蒋介石的高潮,各机关、团体军队学校街道根据国民党中央党部的指示,纷纷修建蒋介石的铜像,购买、分发有关歌颂蒋介石的宣传品,一些大中小学、团体也改名“中正”。

1985年是抗战结束40周年,也是蒋介石去世10周年。9月4日,岸信介不顾大陆方面的强烈反对,执意在东京发起成立“蒋介石遗德显彰会”。据日本和台湾媒体报道,参加此次成立大会的人数超过6500人。“蒋介石遗德显彰会”还将纪念活动延伸到横滨、福冈、大阪、名古屋等日本多地。《产经新闻》每天都用大量版面进行跟踪报道。

对日本右翼搞的出格活动,大陆通过各种途径向日方表示反对和不满。1985年10月11日,大陆领导人邓小平北京会见来访的岸信介女婿、日本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时,很不客气地批评日本说:“这些年我们没有给日本出过难题,而日本的教科书问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还有‘蒋介石遗德显彰会’问题,给我们出了很大的难题。这些问题一出现,人民就联系到历史。”

新右翼对蒋介石态度大反转

然而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日本敌视新中国的老一代右翼政客岸信介、佐藤荣作、滩尾弘吉等先后亡故,那些被蒋介石庇护的战犯亦陆续死去,喧嚣一时的“蒋介石热”渐渐冷却。

上世纪90年代,日本右翼与“台独”分子交往十分热络,并不时在背后给“台独”分裂活动出谋划策。日本右翼势力发现,台湾的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氛围甚浓,这是台湾“独立建国”的大障碍。尤其是那些星罗棋布的蒋介石铜像、大小城镇的“中正路”、货币上的蒋介石头像、教科书中的颂蒋内容成为台湾是中国领土部分的铁证。

于是日本新一代右翼势力再也不念蒋介石对日本的“恩德”和“以德报怨”了,反而怂恿、支持“台独”势力抓住“二二八”事件大做文章,使蒋介石在台的名声一落千丈。相比之下,日本统治台湾期间制造了数十起大屠杀事件,杀害的人数达60万之多,“台独”分子却一字不提。从21世纪初开始,日本右翼策动“台独”分子在全台范围内破坏、损毁蒋介石的铜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几千座蒋介石铜像,大都被拆除,被推倒、泼漆、断头、砍手砍脚的为数众多。

蒋介石与日本右翼相互利用,给台湾造成诸多后遗症,包括台湾社会至今还在迷漫的媚日哈日气氛。2018年4月4日,台湾知名学者赖岳谦谈到台湾这一反常现象时就直言不讳地说:国民党有很大责任,蒋介石、蒋经国都任过国民党的主席,自然是最大的责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