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理宗对学生的反对运动忍无可忍

时间:2019-03-13 21:30:04        来源:

 

学者政治问题失败的理宗起用史弥远的侄子史满之,然而这个人事任命遭到学生的反对。由于史嵩之缺少学者风范,不受学生的欢迎。恰好此时史满之丧父,服丧期未完。太学学生黄他伯等一百四十人上书,搬出儒学的根本教义:大臣者,佐天子以孝治天下者也。

反对史嵩之担任宰相。理宗对学生的反对运动忍无可忍,不满地说道:学校讲正论无可非议,但说得有点过头了吧。大臣回答道:正论是国家元气,今正论犹在学校,要当保养一线之脉。

 

世间一般人都是做好好先生,不去得罪别人,尤其对上面也不会刻意反对,但是,正是“正论”才是国家的精神基础,这个基础正在丧失—高在学校里还能够勉强保留下来。这是非常珍贵的精神,一定要着力保护,不能让正论之火熄灭,这个大臣的意思就是说应该来的学生的意见。

于是,史嵩之继续服丧,被解除幸相的职务。学生运动已经发展到足以解除幸相职务的强大力量。上面为学生辩护的那个大臣名叫你元杰,蛋调正论的珍黄固然正确,但感觉对学生过于纵容,让他们得意态学在大学这个圣地,所以才能一味主张“正论”,而且他们都是出身于高我门第,父辈有权有势,他们是使势放言,无所顾品,为外,通过这样的主张正论的活动,学生运动的领袖也可以场名。

但是,学生们似乎走得过头了,而徐元杰这样的人偏袒学生学生,肯定学生运动,也许是害怕学生们把矛头针对自己吧,认为只要表态支持学生运动,就可以躲避他们的攻击吧,这不过是他的自保手段。这样,学生越发放肆任性,甚至能把宰相拉下马,对自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