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8首词+8位词人=北宋167历史

时间:2019-01-11 15:10:43        来源:

 

宋朝经济的繁荣促进了宋词的发展北宋王朝自公元960建立,到1127年灭亡,是历史上继五代十国之后的朝代,传九位皇帝,享国167年。

百年间,大宋王朝由盛变衰,到后来南宋的偏安一隅,可说的东西实在很多: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名人轶事,史书记载.....真是数不胜数。

不是我们这里短短一篇千余字的文章就可以说地完,道地尽的。

作为中国古典诗歌表现形式之一的宋词,继唐诗之后,以一种独特方式在艺术的天空闪耀光芒。

宋词,虽然没有了唐诗的一板一眼,变地“参差不齐”,却依然充满韵律之美,音调和谐,悦耳动听。

它似乎比唐诗更加接近诗歌的本来面目:歌唱。

北宋王朝虽然只有百余年,却为宋词的出生壮大熟提供了丰富的土壤。

宋词的兴衰与北宋王朝的历史发展是一体的。

这里,8位词人将带着他们的8首词作,与你一起领略宋朝的无限风光和宋词人旖旎多情。

李煜更像个艺术家!李煜:南唐的葬送者,宋词婉约词风的开创者。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作者:李煜 (五代)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公元975年,南唐灭亡。李煜与小周后到了汴京,被宋太祖封为违命侯,同年,太宗即位,又被改封为陇西公。

公元978年七夕,李煜死于北宋京师,时年四十二岁整。

国破家亡的三年囚禁生活,李煜不再吟风赏月,词风大变,一改往日的香艳浮华,慷慨悲歌,满怀家仇国恨。他写下了一系列思念故国的诗词。

至此,宋词由唐时“低俗浓艳”的歌女伶工之词“ 变为“士大夫之词”,进入了上流文人的圈子。

国破家亡于他而言是不幸的,但于宋词的发展却是一个极大的契机。

公元978年,一杯“牵机”让李煜命丧黄泉。

对于李煜,后人说他"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他虽不是个皇帝,却是一个好词人。因为是他以一己之力,开创了宋朝初期词坛的婉约之风。

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永,北宋著名词人,第一个专业婉约派词人。

《蝶恋花》【宋】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出生于公元984年。原名柳三变,后改名柳永。

柳永的词从城市风光写到秦楼楚馆,从朝堂官府写到市井巷陌,有羁旅行役之情,有儿女情相思之苦。

他的词在当时影响甚大,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

一生创作了213首词,133种词调,100多种首创词牌,为后世词人留下了一座词调的高山和宝库,打破了一人一生几首词的境况。

他的才华随着他的词作流传到了北宋的大街小巷。可是,他却不被皇帝赏识,四次科考,四次落第。直至暮年才及第。

柳永一生怀才不遇,四处飘零,却始终纯真如处子。仕途不顺,他转而将一身才华奉献给了烟花小巷里的地位低下的歌女,成为众多深情女子的知己。

柳永是宋朝第一个专业填词人,他的词,旖旎多情,刻画男女之情入骨三分。

他虽为男子,却浪漫深情,词风婉约柔美,千回百转。

命运无常,有人金榜题名,却未能流芳百世,而柳永,仕途坎坷,却名垂千古,成为宋词发展史的一座丰碑

那个孤独却又洒脱的背影,并没有走远,就藏在那一首首深情款款的宋词里。

柳永词风的特点很好地说明了北宋开创之初承前启后的变化。

繁花似锦的富贵词人晏殊:字同叔,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北宋婉约词的重要代表人物。

《浣溪沙》【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从小就聪明好学,5岁就有"神童"之称。14岁中举授官,继而受朝廷重用。

从此走上仕途的光明大道,后来官至宰相,一生显贵。

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北宋王朝逐渐走向安稳强盛时期。“富贵情志”成了上层士大夫的普遍追求。

生活环境的优渥,仕途政途的顺利,他的词也写得四平八稳,充满了“富贵气象”。

然而,这富贵气象之内也含着一股淡淡的轻愁,愁而不怨。就像王国维曾引用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描写的那样,娴静安详,忧思淡淡。

作为北宋前期词坛婉约派的代表人物,晏殊的词雍容和缓,淡淡的忧愁中时而透露出自我解脱的气度。

他的词一洗五代“花间”词的脂粉气和浓艳色彩,变得清丽淡雅,温润秀洁。

其词风的雍容淡雅昭示着北宋王朝由立朝之初时的动荡开始转向政局的稳定。

江湖多风浪,我自潇洒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在政治上负有盛名。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宋】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欧阳修一生宦海浮沉,曾三遭贬谪,仕途不像晏殊那么顺利。

因此,他对人生命运的变幻和官场的艰险有较深的的体验,他的词中也就流露出“世路风波险,十年一别须臾”的人生感叹。

这些表现情感的词作不多,但却显示出一种新的创作方向:即词既可以写传统的类型化的相思恨别,也可以抒发词人独特的人生体验和心态。

欧阳修,生性洒脱,不流于世俗,为官也潇洒旷达。

他不仅开创了宋代的新文风,还创作出了与五代富丽华美的贵族化倾向相异的审美趣味,转而接近市民大众的审美情趣。

这种市民大众化的词风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北宋王朝经济的逐渐发达。

大浪淘沙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宋代】苏轼

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北宋中期词人,苏轼不可不提。苏轼在词史上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及地位。

宋代词坛,大多时候都以婉约为主, 但也有将词写得豪迈大气的豪放派, 苏轼首度开创了豪放派词作的先河。

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改以往清新、柔软又细腻的词风, 写下了令人读之酣畅淋漓的豪放词。

苏轼继柳永之后,对词体进行了全面改革,最终突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格局。

这种改变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使词从音乐的附属品转变为一种独立的抒情诗体,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

苏轼,是一个传奇。他诗词、书法无所不精。他既能登朝堂治大国, 又能入俗世,。

他一生颠沛流离,游走于江南北, 将宋词推向上更辉煌的地位。

苏轼词风的慷慨豪放与个人仕途的波折,是与北宋王朝中期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动荡分不开的。

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字方回,自号庆湖遗老。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

《青玉案》 【宋】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贺铸出身贵族,少时喜谈当世事,不肯为屈节权贵。因此浮沉下僚,郁郁不得志。

苏轼与秦观师生二人相继过世后,北宋的词坛一下子沉寂了。

正如北宋王朝江河日下的形势一样,大有人才凋零的趋势。

这种颓势直到贺铸的《青玉案》横空出世,方才打破。

这首《青玉案》画出了江南凄迷的烟景,表现一种难以言说的“闲愁”。

他的小词没有了苏轼的慷慨大气,变得情思缠绵,工丽深婉,风格和晏几道、秦观相近。

黄庭坚就曾赞其“解道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贺铸词风中的“伤感情绪”与北宋王朝日益衰败的趋势是一致的。

故国繁华已成往日!周邦彦:北宋著名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

《兰陵王·柳》 【宋代】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在北宋王朝没落的前夜宋徽宗还设置大晟府,任用一批词人来审音定乐,粉饰太平,这就是所谓大晟词人,周邦彦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一个。

徽宗时,他先后在议礼局、大晟府任官,为王朝制礼作乐。因为不愿意与奸相合作,得罪了

得罪了宋徽宗,被迫离开京城。

那时,正是北宋王朝临近覆亡的前夕。

他的词既有温庭筠的秾丽,韦庄的清艳,也有冯延巳的缠绵、李后主的深婉, 又有晏殊的蕴藉和欧阳修的秀逸。

而这首《兰陵王》让文艺的宋徽宗又将他调回来, 一开始这个词牌名是歌颂高长恭的《兰陵王入阵曲》。

周邦彦这首词虽写离别之情, 却预示着北宋王朝即将灭亡,离开繁华的汴京。

全才赵佶赵佶:史称宋徽宗,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北宋第八位皇帝。

《眼儿媚》 【宋】赵佶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公元960年,宋太宗赵匡胤灭了南唐,统一天下。那时的李煜面对故国残破,忍不住回忆往事“雕栏玉砌应犹在”。

公元1126年,靖康元年,金人的铁骑共破汴京,第二年俘获宋徽宗,北宋灭亡。

宋徽宗赵佶也发出了对故国的无限留恋。生命真是一场轮回。

后人翻阅史书,只留下了“靖康之变”几个字。

数不清的鲜活的生命和北宋167年的繁华,却被一抔黄土掩埋,只留下几个苍白的印记。

宋徽宗赵佶,就和和李煜一样,生在帝王家,都不善理政,却堪称艺术全才。后世对他的评价是"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公元1135年,被金人俘虏的赵佶,逝于五国城(今黑龙江省依兰县),留下了那些精致的器皿、书画和诗词,徒留一声叹息。

正如词中所说的那样,面对国破家亡,他只能慨叹一生:

家乡在何处,怎么忍心听到那羌笛吹奏凄凉彻骨的《梅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