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崇祯没钱打仗,李自成却抄家抄出几千万两,为何崇祯不敢抄家?

时间:2019-01-11 15:05:55        来源:

 

崇祯和李自,分别是两个完全对立阶级的代言人。李自成敢抄京城达官显贵的家,是因为他当时代表的是利益阶层是穷人和不得志的读书人。被他抄家的那些达官显贵,恰好就是穷人和穷书生非常憎恨的人。因此李自成抄家是有民意基础的;反观崇祯,他代表的利益阶级恰好就是大官僚和巨富。崇祯的责任是保护他们的利益,而不是像李自成那样去抄那些人的家。

不过崇祯皇帝早年,他也确实抄没过获罪大臣外戚的家产。但是,当他通过抄家弄了几百万两银子后,他发现此路不通。于是最后也就放弃了这条弄银子的“歪门邪道”。

早在崇祯九年时,薛国观建议崇祯皇帝,让他采用高压的手段劝大臣捐银子。当时,崇祯让武清侯李家、神宗的三位驸马以及两大宦官拿银子出来,借给兵部和工部使用。但是随后崇祯发现,如果自己继续这么采用高压的方式逼大臣拿,那么估计都不用等农民军和后金军来推翻自己,那些大臣就联合起来把自己给搞死了。

连年多故,帑匮民穷。令兵部司官借武清侯李诚铭四十万金,发关宁治备;借驸马都尉王昺、万炜、冉兴让各十万金,发大同、西宁;令工部借太监田诏金十万治甲冑,借魏学颜金五万治营铺。俟事平帑裕偿之。如尚义乐助,从优奖叙。——《国榷》

后来,又恰好皇五子悼灵王朱慈焕莫名其妙的夭折了,崇祯便以天意不可违为借口,杀了给他提出逼捐建议的薛国观,放弃了这次逼捐的行动

等到了崇祯十七年二月,李自成的大军已经杀到了北京城下,由于各地解送京城的钱粮已经断绝,崇祯又再次要求勋戚、宦官、官员国家捐钱。这次逼捐的成果,大概筹集了二十万两银子。但是我们知道,没过多久北京就被李自成攻破了。

崇祯逼捐来的银子和大臣家里的银子,最后都被起义军给黑吃黑了。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崇祯苦苦哀求大臣捐银子,而崇祯又不敢以抄大臣家的办法弄银子这件事呢?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十二年前的《大明王朝》电视剧就已经给出来了。

在电视剧中,谭纶说了一句至理名言:大明的国库没钱,要么就从老百姓身上收刮,一毫一厘的敛钱。要么打大商人的主意,直接把大商人抄家,迅速弥补亏空。

谭纶口中的百姓和商人(大商人),其实都是被统治阶级。朝廷没钱了,皇帝会让大臣去老百姓身上收刮。但是收刮的太狠,会引起老百姓造反。这个时候,皇帝会退而求其次,让大臣去商人家里收刮。

但是不管怎么收刮,向谁收刮,皇帝的收刮对象都是老百姓(有钱人也是老百姓)。而不会是向自己的臣子收刮。

因为臣子与皇帝是一体的!皇帝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不是与老百姓共治天下。

换句话说,皇帝(领导人)只是某集团或者某阶级的代言人。而不是某集团或者某阶级的主人。如果皇帝硬要把自己凌驾于大臣之上,无条件地让整个士大夫集团完全听命于他,想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杀就杀,想剥夺财富就剥夺财富。那么士大夫集团谁还听他的?

说的粗俗一点:大家都是人,又不是狗,凭什么要无条件地听你的?再说了,就算大臣们是狗,那狗还可以挑主人呢!谁给的狗粮好吃就给谁看家。皇太极、李自成都是潜在的服务对象。凭什么一定要给崇祯当狗?

至于士大夫的阶级荣誉和面子,此时已经不存在了。我都已经当狗了,还要什么阶级荣誉和面子?

当然了,盘剥大臣的家产,逼大臣拿银子出来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操作,但是这需要非常高超的整人手段才可以操作。

比如说,朱元璋杀了十几万人,可天下还是他的。这就是他的手段。但是朱元璋能这么干的前提是:他只损害了某个集团、某个阶级中某个人的利益,而不是损害他们整体的利益。他利用淮西人打浙东人,然后再利用浙东人打淮西人,提拔新人打老臣,鼓动老百姓去斗士大夫。让底下的人打来打去,到最后大臣被杀的没剩几个人了,朱元璋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再比如,后来的雍正皇帝搞改革。他利用火耗归公敛财,触犯了很多人的利益。但是雍正把敛来的银子以养廉银的方式发给各级官员,相当于是打压一批,拉拢一批,让大臣们自己内斗,他稳坐泰山。同样的,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摊丁入亩也都是一样的道理。让大臣们打来打去,雍正皇帝在幕后敛财,并且还稳坐泰山。

我玩死你了,但是你拿我没办法。这就是老油条政治家的手段!

但是,这种高超的政治整人手段,崇祯皇帝不会玩,也玩不转。

天启皇帝病死前,曾对崇祯说,忠贤是个好人啊,你可要好好用他。结果年轻气盛的崇祯听不进,一上台就搞死了魏忠贤。这相当于是自断双臂的臭招。

等到后来崇祯想敛财了,没了阉党帮忙,崇祯就是两眼一抹黑,傻眼了。

因为没有阉党这个制衡利器之后,崇祯要自己直面整个士大夫阶级。而那些士大夫又都是常年混迹于政坛的老油子,各个都是老油子,哪里会怕崇祯这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谁玩谁还说不定呢!

并且,崇祯还有一个特二的毛病。他不喜欢养人,也就是不喜欢像他太爷爷嘉靖皇帝那样养大奸臣,让大奸臣替自己背锅。他采取的手段就是频繁换人,谁不听他的,就直接撸掉。这么频繁的换大臣,其结果就是大臣最后都看清了崇祯的弱点——太嫩了,一点城府都没有!

最后,大臣们自己抱团,没有人再信任崇祯皇帝,把崇祯一个人给孤立了。

面对大臣孤立自己,崇祯能怎么办?他什么办法也没有,只会发火、撒气。

因此到了崇祯十七年,崇祯眼见大明朝要完蛋了,他再次向大臣逼捐时,也就只能苦苦的哀求大臣发发善心。

可是此时的大臣已经看吃透了崇祯:我们都可以向李自成归顺,因为大顺朝也需要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但是你崇祯是多余的!因为一山不容二虎,皇帝只有一个。你崇祯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并且,崇祯这个时候想鱼死网破,拉着大臣与自己陪葬也为时晚矣。就连只能依附皇帝才能生存的太监都不愿意在为他效力了,他还能让谁替自己去杀大臣呢?

同样,这个话题还可以延伸一下,为什么当年校长始终就是不搞土改,不抓住老百姓的民心呢?就是因为校长也知道自己的统治基础就是大地主、大官僚资产阶级,他是和大地主和大官僚资产阶级“共治天下”。

或者说,蒋校长本身也属于大地主和大官僚资产阶级的一部分,只因为有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支持他,他才能冒这个尖,当了所有大地主和大官僚阶级的代言人。而他这个代言人,并不是大地主和大官僚资产阶级的爸爸,他只是扮演了一个班长的角色。而那些大地主和官僚资产阶级则分别扮演了学习委员、副班长等角色。

当班长能代表班干部利益的时候,大家会力挺他。但是当班长已不能代表班干部利益时,大家会搞倒他。没有人会任由他人宰割自己,除非这人是傻子

当年的崇祯皇帝,其实就是面对了同样的一个场景

他是达官显贵的代言人,有责任和义务保护达官显贵的利益。当他没有能力保护达官显贵的利益时,利益阶层会直接抛弃这个没用的代言人

总结:皇帝是人上人,但是皇帝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的人。如果崇祯愿意,他可以可以横行霸道。但是当他无缘无故得去没收士大夫的财产后,他必然会把自己的亲信都给逼走。崇祯派去执行命令的官员会想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命令会不会也降临到自己头上?

如此一来,岂不是人心离散?崇祯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

但是李自成不一样,他不是明朝利益阶层的代言人。换句话说,李自成还没有转变为明朝明朝利益阶层的代言人。因此他可以无所顾忌的抄明朝达官显贵的家。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自成得罪了明朝的达官显贵,把他们又推到了满清一方。为自己日后兵败,埋下了一个巨大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