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年羹尧故居 沧桑变迁中走过三百年岁月 文/图 王亚田

时间:2019-01-11 15:05:30        来源:

 

学习巷93号四合院内景

从四合院东侧阁楼的构架和窗棂的雕花,依然能看到老宅昔日的精致。

大学习巷93号门口

在西大街的大学习巷,隐藏着一处距今近三百年的老宅院,这就是被民间称为“年羹尧故居”的大学习巷93号。如果不是慕名寻找,人们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一处清代建筑。如今的前门是原先的后门

你即使无数次走过熙熙攘攘的大学习巷,大约也不会注意到93号院的老宅。93号院门前的景象,完全是普通民居的模样,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加之它的进门口,离大学习巷街道有好几米的距离,这样就更容易被人忽视。笔者是在街上询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这个地方。

93号院的进门口不是正规的大门,其实它就没有门,是在房梁下开了一个矮小进口,进去穿过一条细长的通道,就到了院子里。进院子的第一感觉,是住家户大杂院的景象,显得凌乱、甚至破败,给人一种历经风雨的沧桑感。院子不太大,呈四合院结构,院有一棵老椿树,四周围了一圈两层阁楼,这四面的阁楼房,就是老宅。由于年代久远,老宅部分房屋出现倒塌现象,门窗、木柱等也都有破损。在老住户们的介绍下,笔者慢慢领略到了老宅的精致与风骨。

四合院南侧的房屋是这院老宅的重点,它是一个戏楼,戏台在二层,面积大概有十余平米。戏台正对的北侧是主看台,东西两边厢房应该是侧看台,分列了十多米长的包厢,据说可容纳百人看戏。笔者仔细观看四合院的构建,虽然木质斑驳,但依然可以看到它木隔墙、门窗、斗拱、雀替等的造型、浮雕图案精美,雕工精细

笔者进一步采访了解到,原来这个院子只是原先整个大院的一部分。最初的大院是三进院,正门朝东,在建华西巷78号,即过去的西道院,这座大院是西道院1号。现在大学习巷93号是大院的第三进院,过去是后门。老住户杨先生介绍,早年三个院子是相通的,后来一进院与二进院之间建了隔墙,就不通了。

现在大院的一进院走建华西巷,二、三进院从大学习巷进。年羹尧建宫殿的传说

说起这座大院的来历,老住户们大都将它与清朝的重臣年羹尧联系在一起,说这是年羹尧所建。

一位老住户称,当年年羹尧想称帝,便在此修建了宫殿。老人传下来的说法是,年羹尧在东道院、西道院之间建有二十四宫,按皇宫盖,每个宫殿都有名字。现在大学习巷93号这个大院被称为“重桃宫”,这里过去主要是年羹尧太太的居所。一进院是家眷住,几十年前还能看到花园、照壁;二进院主人住,地势高,房子是三个院子中最好的;三进院是戏楼,休闲娱乐的地方。也有老住户说,当年房子建好后,年羹尧并没有来得及在这里居住,就被处死了。他死后,这些房子归了城隍庙。还有住户说,当年整个城隍庙都是年羹尧的。

对于年羹尧建宫殿的说法,有老住户还提出了证据,说屋脊的瓦上,雕有龙的造型,戏楼的斗拱以及阁楼申出的梁头也是雕的龙头,龙在老百姓看来那是皇家的专用品。

老住户们说,这些年经常有人来这里参观。七八年前,来了一位长安大学的老师,他姓年,自称是年羹尧的后人。一进院的一位租住户赵先生提到,前年从新疆来了一位连姓人,说自己也是年羹尧的后人,年羹尧出事后,有一支后人逃往到了西北,他们就改姓了连,与年音近。这位连先生详细询问了这座院子的各种情况,走时还带走了几片瓦。曾被评为“西安十大古宅”

现在,这三进院的老宅,已几乎全部变私人住家户。一进院住了八家,二进院五家,三进院有近十户,三进院还有一部分属于房产局的公房。

老住户杨先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出生在93号这所院子里,至今在三进院已生活了五十多年。他介绍,杨家解放前就在这里居住,一开始是租住,到1951年他父亲买下了所租住的房子。杨先生介绍,据先辈说,这里过去住的是道士,大约在清朝末年到民国时期,房屋逐渐转卖给了私人住户。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时,二层的阁楼还是相通的,小孩子可在里面跑着玩,捉迷藏。过去甚至一到三进院的二层阁楼全是通的。到六十年代,他们家的屋子里还有神像,后被红卫兵拉倒了。过去院中也有吃水的井,还有下水的渗井。自来水通后,这些井就被填埋了。

这所院子虽说过去是戏楼,但所有的住户没有一个有机会在这里看戏,那大约是民国之前的事了。

目前93号院的住户中,好多家已不住人了,常住的只剩下三四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画家王西京也曾在这个院子居住,他家曾在二进院住了几十年。

老住户介绍,过去这三进院子的房子很气派、很漂亮,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些房子还保存得相当好,在七十年代还曾被评为“西安十大古宅”。

后来,在城市变迁中,这三进院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杨先生记得,1989年,一进院发生火灾,烧了大门。住户就将老宅拆了,改建了楼房。此后,这里以及周边的土木结构老房子逐渐被拆除,住户纷纷建起了楼房。目前,建华西巷78号的一进院只剩下西侧是老宅,其他都是楼房,这个老宅现已破败不堪,房顶长满了草,还盖着塑料纸,一位做木器生意的赵先生在这里租住。二进院也已看不出四合院的模样了,几乎全部改造成了楼房。现在,只剩下93号院的这个第三进院子,还基本保持着初建时的四合院样貌。老宅与年羹尧的关联

近年来,笔者多次到大学校巷93号造访,想弄清它的来龙去脉。

大学习巷93号的这座老宅,也有人认为是明代建筑。关于它的建筑年代、具体功用等,历史资料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对于老住户所说的年羹尧想造反称帝而建宫的说法,正史中也并未提及。当年给年羹尧列的几十条罪里,也没有谋反罪。

笔者根据采访,又查阅有关资料,还是发现了它与年羹尧的关联。查阅城隍庙的历史,有这样的记载:城隍庙分为庙院和道院两大部分,它“明洪武二十年(1387)创建于西安东城门内九曜街,明宣德八年(1432)移建于今址。清雍正元年(1723)毁于大火,川陕总督年羹尧于同年重修。”根据这个记载,结合民国地图、地名变迁以及采访等,综合分析,大学习巷93号老宅很可能就是年羹尧重修城隍庙时所建,如此算来它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了,这也使得后世有了这么多它与年羹尧有关的故事。三百年老宅走向何方

如今,每一个到这里参观的人,都会想到一个问题,如何保护这处三百年老宅?

目前,这座老宅的一进院、二进院已几乎全部改建成了楼房,已没有了保护的价值。现在说的保护,主要是针对93号院这个三进院。

这些年人们不断提出一些保护措施,住在这里的老住户吝女士也曾向有关部门反映过多次,但到现在也没有具体的结果。老住户们也都能认识到这处老宅的价值,多年来在院中也没有乱盖多余的建筑,四合院的整体结构还保持着。

与周围楼房相比,土木材料的老宅更容易受到损坏。虽然有关文保部门规定:“年羹尧建筑属于国家保护的文物,任何人不得私自拆除。”但如果房子出现垮塌,成为危房,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住户就可以申请拆除改建。之前的改建也基本是这个原因

经历了数百年岁月的老宅,已变得越来越脆弱。因此,对93号院的保护是与时间赛跑。这个四合院如果有一家改建成楼房,可能就会大大降低它的文化价值,甚至失去完整保护的时机了。就像有的老住户对笔者所说,如果不及时保护,你过几年再来,这里的老宅可能就看不到了。

据笔者采访了解,保护老宅最大的困扰还是资金。近年来,有关文保部门也一直为93号院的保护想办法,他们也呼吁,除了国家的力量,也希望有经济实力的个人、团体等站出来,共同为传统民居的保护出力。

目前西安的老宅院已经很少了,我们不能等它消失了,徒留下惋惜和遗憾。 人物链接年羹尧(1679——1726)清代康熙、雍正年间重臣,进士出身,屡立军功,官至四川总督、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还被加封太保、一等公,权倾一时,雍正初年威望达到顶峰。但不久,风云骤变,他被雍正削官夺爵,列罪九十二条,赐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