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上将立下一道军令状,终活捉国军一名将,后来两人却惺惺相惜

时间:2019-05-13 17:28:08        来源:

 

1947年6月底,刘邓大军一举攻破黄河天险,发起了鲁西南战役。刘、邓二首长指挥部队先后攻克了郓城、定陶两座重镇之后,大军气势如虹,剑指羊山集。

担任攻打羊山集主攻任务解放军部队是晋冀鲁像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就是后来被封为开国上将的陈再道。

固守羊山集的是敌六十六师,是国民嫡系部队,全师均为美械装备,营连军官均为军校毕业生,师长宋瑞珂为黄堵军校第三期学生,是国民党将领出类拔萃的一员名将

7月17日黄昏,羊山集战斗打响。敌六十六师的抵抗很顽强,解放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战斗打得异常激烈

面对强敌,陈再道手狠狠地捶在面前的工事土墙上:“好你个宋瑞珂,此战不吃掉你,我陈再道不再姓陈!”

第一次攻击未奏效后,陈再道周密部署,转变战术,稳扎稳打。而宋瑞珂部久战不乱,与解放军反复争夺。羊山集的鏖战引起了远在陕北的军委领导的注意。

23日,军委给刘邓发来电报,明确指示:羊山集若是一时拿不下来,就不再打了,调整部队赶快南下

在这急需做出决策的时刻,刘、邓二首长决定征询一下一线指挥员的意见。二位首长打电话给陈再道:“你如实说,是想继续打?还是想撤下来?”

“打下去,送到嘴边的肥肉不能扔了!我愿意立下军令状,啃不下这块肥肉,我就解甲归田!”陈再道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陈再道和纵队几个领导下到前沿阵地火线侦察地形,总结了前几次攻击失利的原因,制定了新的总攻方案,刘、邓二首长很快下达了总攻命令

27日,我各路大军向羊山发起总攻击,经过一整夜的激战,打了整整12天的羊山集战斗,最终以解放军胜利而结束。此战歼敌1.4万余人,加上羊山外围作战共歼敌2.3万余人。激战中,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仅十八团营以上干部就伤亡好几个。

许多年以后,陈再道回首往事时,万分感慨地说:“羊山集这一仗,是我打得最艰苦的一仗!栖牲的战士也最多!

战斗结束后,陈再道专门看了他的对手、已被活捉战俘的宋瑞珂。宋瑞珂的外表出乎陈再道的想像,他40多岁,个子不高,皮肤白净,外表文雅,不像一位战将。陈再道心想:没想到这个书生气的战将在坚守上还真有两下子。国共双方的两员战将从此惺惺相惜。

当宋瑞珂提出为他的伤员治疗时,陈再道说:“你们的伤员,我们全部都会进行治疗的。”他盯着宋瑞珂看了一会儿,脸色严峻地说:“如果你早两天放下武器,也不会造成双方这么大的伤亡。”

宋瑞珂垂下头,说:“我是军人,是奉命打仗的,当然我也有责任。”

不久,宋瑞珂被送到华北解放区学习,后来被特赦了。

1984年6月,黄埔军校成立6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召开,陈再道应邀参加会议。落座后,他就问身边的人:“宋瑞珂坐在哪儿?”

宋瑞珂听说陈再道来了,就端着一杯红葡萄酒走到陈再道身边,向他敬酒。陈再道端起酒杯要与宋瑞珂干杯。宋瑞珂见陈再道端的是白酒,转身回到座位上放下红酒,也倒上一杯白酒,与陈再道碰杯后,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此情此景,令人很难想像,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竟是解放战争时期“鲁西南战役”羊山集战斗中兵戎相见的一对仇敌。

1993年4月日,陈再道逝世,治丧办公室收到了一份情真意切的唁电,宋瑞珂在唁电中充满了对陈再道将军的敬意与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