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王安石跟司马光“文人不相轻”,为何同僚为官却针尖对麦芒?

时间:2019-01-11 14:57:18        来源:

 

在文学上而言,王安石与司马光“文人不相轻”,反而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在政治上而言,王安石高举改革之矛,试图在北宋大厦将倾之际,以变法之策力挽狂澜。但司马光却稳稳握住了手保守的盾,一次次将王安石犀利的进攻抵挡下来。并且见招拆招,多次将王安石搞到哑火。这不禁让人疑惑,为什么王安石跟司马光“文人不相轻”,同僚为官却针尖对麦芒起来?

王安石和司马光都在文学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彼此人生旅途中诸多轨迹相通。两人就连品德作风上都极为相似,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北宋文风浓厚,众多文学大家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头。王安石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司马光更是留下了影响至今的《资治通鉴》。王安石和司马光都是少年得志,王安石为仕宦之后,自幼跟着父辈耳濡目染为官之道,年纪虽小胸怀大志。司马光更是少年英才,以沉着冷静名。不但“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家喻户晓,而且少年时父亲在路途中碰见一条蟒蛇,更是不慌不忙一剑杀之。王安石22岁考中进士,立下“矫世变俗”之志。司马光20岁考中进士,言行举止“凛然如成人”。

他们两个都曾聆听过欧阳修的教诲,甚至都有被欧阳修举荐的经历。而且王安石与司马光,同与北宋大诗人梅尧臣是忘年之交。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极为要好的朋友。司马光在谈及和王安石十多年的友谊时,直言王安石是良师益友。在写给王安石的信中,表露自己对于王安石学识渊博的敬佩之情。王安石更是直言,十分向往怀念和司马光一同游玩的时光。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梅尧臣等人还和作了一首《明妃曲》,众人一曲奏毕,相视一笑,酣畅淋漓。就连包拯也常常请王安石和司马光一起喝酒,虽然两人都是浅尝为止,或者干脆滴酒不沾。但气氛还是极为融洽,几人在一起往往相谈甚欢。

王安石和司马光为官之道也大同小异,一样的两袖清风,一样的淡泊名利。王安石不爱山珍海味,粗茶淡饭便能心满意足;不求绫罗绸缎,粗衣麻布便能遮蔽风寒,不拘小节、不修边幅。有一次王安石的夫人在府中,听到下人窃窃私语说王安石喜欢吃鹿肉。王夫人暗自留意,吃饭时果然看见王安石只夹他面前的鹿肉。下一次吃饭时,王夫人将素菜摆在了王安石面前,而把鹿肉摆得远远的。王安石依旧只动眼前的素菜,一筷子也没有夹过鹿肉。而这些事情,王安石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司马光同样不喜奢华,他在洛阳编订《资治通鉴》时。住的地方堪堪能遮蔽风雨,再多便没有了。司马光考中进士时,凡是考上之人都要参加朝廷举办的“闻喜宴”。皇上在此时会亲赐一人一朵大红花,让众人佩戴在胸前,以彰显荣耀。当时只有司马光没有佩戴红花,幸得同中进士一人提醒。红花乃皇上亲赐之物,不戴意味着不敬,司马光这才戴上红花。司马光也曾在书中提到过,小时候在家中过年过节。父母亲戚总喜欢给他买华贵的衣裳,但他每次都会脸红害羞的把新衣服脱下来,穿着一身旧衫反而更逍遥自在。

在北宋内部积贫积弱,外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王安石和司马光为了能使国家风雨飘摇中站稳脚跟。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君子之争。一个高举改革之矛,一个抓稳保守之盾,两位文学大家不惜针尖对麦芒。在朝堂之上,当着皇帝的面,王安石和司马光开始了交锋。王安石认为,国家用度不足,财政吃紧,并不是当务之急。司马光则反驳,自宋真宗末年起,国家财政就已经赤字。到了今天更为严重,这样都不算是当务之急?

王安石坚持认为,国家并不是没。只是没有找到一个把钱梳理清楚的人,也就是擅于理财之人。司马光嗤之以鼻,什么叫擅于理财之人?那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羊毛出在羊身上,还不是得将狼爪伸入羊群之中。最终搜刮的依旧是民脂民膏,到时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可就是官逼民反,上山当匪了。司马光自幼酷爱读史,当下也是学以致用。暗用武帝的典故,当时为了对抗匈奴。汉武帝颁布了一系列增加百姓负担的政策,最后导致国家内乱四起。

王安石不以为然:真正擅于理财的人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不用导致百姓负担变重,就能使得国库富足。司马光也是被王安石的惹出了火气,大喊岂有此理!随后说出了一段流芳千古的回答:“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此不过设法阴夺民利,其害甚于加赋,乃桑羊弘欺武帝之言,司马迁书之,以讥武帝之不明耳,岂可据以为实?”王安石竟一时间被驳得哑口无言,就连宋神宗也赞同司马光的观点,朕意亦与光同。但如今流传着一句话,男人都是善变的。第二天宋神宗单独约谈了王安石,胜利的天平已然倾斜到王安石这边。

王安石天马行空,急于开拓新政。而司马光则推崇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如果说王安石可以说是激进派,那司马光就是温和派。王安石推崇的“青苗法”,司马光坚信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于是派人在附近几个州县做实验。青苗法就类似于如今的小额贷款,只不过是朝廷借钱给百姓。但在古代,百姓不给官府就算好了,哪里还敢拿官府的钱。于是,司马光做的实验里。偌大的州县,竟然没有一户人家愿意拿这个钱。这让司马光更加确定王安石的路子走不通,顽疾当得慢慢根除。以至于王安石推行变法之后,司马光心灰意冷不问朝事,一心编撰《资治通鉴》。司马光年迈上台坐上宰相之位时,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了王安石的变法。

归根结底,尽管王安石与司马光虽然在文学上惺惺相惜,在生活作风上极为相似。但两人都很有默契的在国家大义面前,选择了为国家为百姓出谋划策。以至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理念冲突,这才使得王安石与司马光针锋相对。说到底,他们两人的争斗并不是为权、为利或者为自己。他们是为了民族大义,为了能在北宋大厦将倾之际,能力挽狂澜之,所以才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君子之争。